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返回财经窝首页

当前位置 > 首页 > 股市动态 > 机构传真 > 原创 | 政策性金融机构商业化运作的边界——基于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分析

原创 | 政策性金融机构商业化运作的边界——基于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分析

发布时间:2019-09-11 14:55来源:网络整理采集侠字号:

编者按:商业化运作是当前政策性金融机构的主要改革方向。但是,商业化运作并非无限向商业性金融机构靠拢,使得政策性金融机构变为纯粹的商业性金融机构甚至比商业性金融机构更加商业化的机构。这就需要为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商业化运作设定边界,使其真正有效地开展政策性金融业务。本文借鉴了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商业化运作经验,认为治理机制要始终以重大经营方针的决定权为边界,负债业务要始终以政府信用和资金的充分运用为边界,资产业务要始终以商业性金融机构的有效区间为边界,这才能使得政策性金融机构在商业化运作改革中保持政策性业务的“初心”。 织梦好,好织梦

商业化运作是政策性金融机构提高政策性金融资源使用效率的必由之路。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大多进行了商业化改革,在财务、业务和机构等方面向商业银行靠拢,部分政策性金融机构则直接改制为商业银行。但是,商业化改革的主要目的并非取消政策性金融业务,而是提高政策性金融资源的使用效率,所以商业化改革后的政策性银行也并非是纯粹意义上的商业银行。因此,商业化运作后的政策性金融机构需要在治理机制和经营业务方面设定边界,以避免商业性业务对政策性业务的侵蚀,从而确保政策性金融资源用于政策性项目并实现政府的政策意图。 内容来自dedecms

治理机制边界: 织梦好,好织梦

重大经营方针的决定权 织梦好,好织梦

商业化运作必然伴随着治理机制的改革。与商业化之前相比,政策性金融机构在公司治理方面以股东的诉求来代替行政命令,并通过“股东大会—董事会”的治理机制来保证其经营符合股东的诉求。但是,即使政府在政策性金融机构占据100%的股权,政策意图也难以在完全商业化的公司治理模式下得到充分体现。原因之一,是政策性金融与股东权益最大化目标存在根本的冲突——前者的着眼点是社会利益,后者的着眼点是股东自身的利益,而商业化的公司治理模式,是建立在对股东自身利益的有效衡量及经营者行为与股东利益的有效关联的基础之上的。原因之二,是股东角色的虚化——政府需要选择代理人来担任股东,导致在“股东—经营者”之外又增加了“政府—股东”的“委托—代理”问题。此外,如果以民营化为方向进一步推进商业化运作,则可能在政策性金融机构引入非政府股东,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更难以代表政府来完全实现政策意图。

copyright dedecms

因此,政府需要被赋予重大经营方针的决定权,以避免商业化运作之后商业性业务对政策性业务的侵蚀。这通常是通过立法或授权立法中的超级治理权限来实现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成立以《株式会社日本政策投资银行法》为法律依据。在该法律第三章《杂则》中,主务大臣作为政府的代表被赋予了监督、监察方面的巨大权限,包括重要职务任命、条款变更、重大财务事项及企业运作的基本方针等等。从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治理结构来看,主务大臣的治理权限是独立于标准的公司治理结构之外并且位居其上的超级权限,足以保证在股东大会不完全代表政府政策意图时仍然保持政府对日本政策投资银行重大经营方针的直接干预能力。 内容来自dedecms

政府对重大经营方针决定权的有效行使建筑在与之相适应的业务部门设置之上。当赋予政府超级治理权限时,“委托—代理”链条进一步延长,加之社会利益难以通过股价等指标来直观衡量,公司治理的难度进一步增加。为保证重大经营方针决定权的有效行使,业务部门的绩效需要与政策性金融目标有着更加直观的关联,以便对业务发展产生有效反馈。因此,按照客户设置业务部门要比按照业务设置业务部门更加适合商业化的政策性金融机构。作为日本开发银行的继承者,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政策性业务主要是振兴产业与发展地区经济,其业务部门同样按照客户所在行业和所在地区进行设置,如面向化学、材料、金属等行业的企业金融第1部和面向北海道地区的北海道分店等等。这样,各个业务部门的资源配置便直观地反映出预定的经营方针,各个业务部门的绩效也直接显示出经营方针是否得以实现。至于落实经营方针时的其他政策要求,如《株式会社日本政策投资银行法》中专门提出“特定投资业务”,则通过与业务部门相独立的“特定投资业务监测板”来进行监督。(注:特定投资业务即通过对特定事业活动的投资业务来发展地区经济,提高其经济活力和企业竞争力。)

copyright dedecms

负债业务边界:

dedecms.com

政府信用和资金的充分运用

dedecms.com

对负债业务进行商业化运作,其目的在于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融入资金,以缓解政府的出资压力。但是,不依托政府信用的负债并不适合政策性金融机构,只能作为补充的融资方式。当政策性金融业务的低效率问题被高度重视的时候,商业性金融机构的银行业务通常也面临着金融脱媒的压力,成为竞争中的“红海”,需要借助存款工具的创新来提高存款利率或是增加存款业务中的服务内容,以吸引更多的存款,而商业银行在存款工具上的创新能力通常依托其资产管理能力或业务的后台运营能力,既有的零售网点规模更不是政策性金融业务所能具备的。

copyright dedecms

因此,商业化运作之后的政策性金融机构仍然会在整体上保留对政府信用与资金的依赖,以保证其融资能力并形成竞争优势,从而具有显着区别于商业性金融机构的负债结构。尽管由于各个国家金融市场存在差异,对政府信用和资金的依赖方式也会不同,但是在高度依赖政府信用和资金这一点上所有的政策性金融机构都是高度一致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负债结构尤其典型。由于日本公司债券市场相对不发达,对直接的财政资金的依赖程度显着高于政府信用。2018财年末,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借款占全部负债的比重为62%,远高于其他负债类别(如图1)。其中,来自财政投融资基金的借款为45,244.59亿日元,占全部借款的比重为53.68%。因此,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融资对政府资金有着极高的依赖程度。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原创 | 政策性金融机构商业化运作的边界——基于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分析

内容来自dedecms
本文来自织梦

即使是市场化方式发行债券,政策性金融机构也对政府信用高度依赖,表现为债券发行极端依赖政府提供的显性或隐性担保。日本的债券分为“债券”和“社债”两个大的类别,前者包括政府保证债券和政府机构债券,后者包括普通公司债券和特定公司债券。在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发行的债券之中,比重最高的是政府保证债券,此类债券无论有无第三方的担保,均由政府作为最终的担保方,是显性的政府信用。公司债券虽然在名义上没有政府担保,但是在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发行的公司债券中,比重最高的是无担保债务,而无担保的债券通常只有在隐含着政府担保时才会被市场所接受,所以公司债券在实质上具有政府所提供的隐性政府信用(如表1)。债券发行对政府信用的高度依赖表明,政府信用是政策性金融机构不可或缺的融资前提,即使已经进行市场化运作,负债业务也会自然延伸至政府信用充分利用为止。 内容来自dedecms

原创 | 政策性金融机构商业化运作的边界——基于日本政策投资银行的分析 本文来自织梦

dedecms.com

资产业务边界: copyright dedecms

商业性金融机构的有效区间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财经窝小编:财经窝)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